位置: 主页 > 澳门永利娱乐官网注册 > 正文 [ ]

上厕所、洗澡要靠别人,是否活得没尊严?安宁

作者:the weeknd 来源:未知 关注: 时间:2017-09-11 21:41

当生病时,了解自己需要他人帮助,是很重要的认真。(示意图非故事主角/翻摄自youtube)

youtube)

生活在社群中应负的责任

人类天生就是社会性动物。很自然地,人与他人一起生活在社群中—不仅生活在周遭。生活在社群中,意谓承认我们天生相互依赖,并接受某种程度的相互责任。这个事实的最具体范例,就是政府承诺透过社会安全福利计画照料市民。但是分担责任的原则,在政治团体、市民社区、工作场所、社交俱乐部与会馆中,有各种不同的期望与行为规范。一个良好的社群,意谓在面对压力与需求时,成员承诺会彼此关照。

在某种程度上,社会把它照料生病成员的集体责任,藉由培训专业的护理人员(医师、护士、社工、辅导员与相关助理)而分散出去。但我们所有人仍保有一些专属的责任。这可能意谓我们必须在日常生活中,确认我们住家大楼、邻近区域、办公室、会馆或转角商店经常看见的人们近况;以及是否发现有日趋衰弱的对象。若有重病的手足、父母或密友,为了履行我们的责任,可能需要调整其他的责任与行程,在必要时频繁或长时间的现身。

相互责任还有另一个同样重要的层面。当我们生病时,允许他人支持并照料我们,也是促进社群福祉的重要因素。事实上,「拒绝被照料」会腐蚀社群的生活枢纽。因为不想麻烦家人或朋友而孤立自己的患者(无论是生理或心理),注定会落入原本可以避免的水深火热中。

当你的家人发现你倒在你家地板上,或是发现你孤单在痛苦中死去,他们有何感受?你无法使他们不苦恼。真相是,我们本来就是家人和朋友的负担。这无可避免—试图避免更不好。我们所能做的,就是减轻他人的负担。当轮到我们必须接受照料时,我们的责任就是尽可能地合作,如此也算是做了一件对社会好的事情。

照料的负担与价值

「照料」是一种负担,而且可能非常昂贵。但它同时也满足了人类彼此关爱的内在需求。假若我们没有本能回应需要帮助的婴孩,我们的人性将会受到质疑;同样地,若我们忽视濒临死亡的母亲、父亲、姊妹、兄弟、密友,我们也不配称为人类。我这麽说,不是为了批评家人;我会这麽说,因为事实就是如此。如果你生病了,觉得自己是家庭的负担,感觉很糟,就请你这麽想吧:从重要的方面来看,他们「需要」照料你。

尽管很难接受,但如果你真的因为疾病或受伤变得衰弱,请让自己成为家庭或社交圈中的「病人」。你的角色就是要「被照料」。如果有人要求照料你,请接受!事实上,你的家人和朋友在这件事上获得的会远胜於你。

我们所有人都终将一死。接受早你一步离开的人所留下的教训:当轮到你的时候,原谅自己总会走向死亡。当你生病或需要某方面协助时,让周围的人加入。你不这麽做,才是增加周遭人的负担,因为他们终其余生都要活在你的拒绝、不情愿、不愿意被照料而留下的遗憾中。如果你想要好好对待他们,就让他们好好照顾你吧。

作者|艾拉.碧阿克

艾拉.碧阿克医学博士是一名优秀的安宁疗护医师兼作家,也是持续改善临终照护等公共议题的倡导人。他的研究与着作协助界定人生及人们生活在先进医疗条件下的照护品质。他自一九七八年起投身临终关怀与安宁疗护,是美国安宁缓和照顾医学会(the American Academy of Hospice and Palliative Medicine)的创始会员兼前院长。一九九六年起至二○○六年,他担任促进优质生命末期照护计画的负责人,这项全国计画由罗伯特.伍德.詹森基金会赞助。

二○○三年至二○一三年七月,碧阿克医师主导新罕布夏州莱巴嫩市达特茅斯医疗中心(Dartmouth-Hitchcock Medical Center in Lebanon, New Hampshire)的安宁疗护计画。他也是达特茅斯大学盖泽尔医学院(the Geisel School of Medicine at Dartmouth)社区与家庭医学领域的教授。

本文经授权转载自大好书屋《告别前一定要学会的四件事:练习宽恕、感谢、爱与别离》

打印此文】 【关闭窗口】【返回顶部】 [
相关文章
推荐文章
最新图文